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童振刚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重生的力量——童振剛當代藝術作品陳列展

2017-12-27 14:43:37 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
A-A+

前言

  策展人:王泓

  文/王泓

  无碍:童振刚作品陈列展

  许多年以后,当人们分析今天这个展览的内在逻辑时也许会有一些困惑。因为它不是艺术家最近实验的呈现,不是回顾,也不是按照某种预设的主题或关联性的设置或者安排。这个展览的出现是因为这个时刻这些作品恰好在工作室中,是对二个星期以前一个限期强行关闭工作室的“命令”的回应。

  这个展览中的作品都曾在此前不同的展览中出现过,因此对作品的意图或者姿态的诠释并未被展览的主旨关注。我们只想表达一个立场:艺术家的社会性是一个不存在的问题,但是艺术家如何在艺术机制和框架内表达社会性是一个真实的问题。

  一方面,童振刚的创作始终拒绝“政治波普”式的思想表达,而是将其个体的社会感受和价值判断隐匿在极端自我的艺术语言所创造的图像里。另一方面,他也不认为艺术题材的“同时性”(simultaneous)构成当代性的属性,而是坚持专注于形式与结构的探索。他以他自己的方式赋予他的创作的当代性。

  赫伯特马库斯(Herbert Marcuse)说:这是一个找不到“敌人”的时代。传统意义上的压迫者已经被一种“精巧的社会控制”所替代。而一种被称为“虚假的需求”则彻底颠覆了那些所谓“被压迫者”。因此,对现实认识的越是深入,表达就变得越是对确定性的克制。对现实荒谬性的批判只有在“社会合理性”的背景下展开才不会失去力量。这就是社会当代性的悖论。

  属于无所不能的英雄们的时代过去了。没有人可以声称指引道路和方向。社会与秩序既不是属于“权势者”的,也不是属于被迫害的“反抗者”的。而是每一个人按照个体的意愿,在有限的现实中有限追求的结果。艺术家的表达也因此区别于其他人的表达而获得合法性。

  如果说近年来的《心经系列》是童振刚对诸法皆空的生命体验。那么华严宗所言‘事事无碍界智’则是其面对艺术与生活的自觉。

  作为艺术家的童振刚以艺术家的方式提供了个人主义的当代样本。

油画系列

雕塑系列

心经肉跳系列

  认识的童振刚

  出品人:黄扉

  文/黄扉

  我是喝完酒才看到老童的画的,开始只是感觉很艳很抢眼,看不到画里的任何东西。可每把他灌醉一次,他的画就越来越好,就活了起来。起初在眼里看到很多钱(因为他的画好卖),后来看到很多情绪,再后来就看到了许多故事,觉得画里的人开始和你有了交流,那些眯眯眼里流露的风情,那些艳红唇边传递的信息,都会让你怦然心动,妙不可言。“虫二”,就是风月无边的意思,这是中国古代骚文人玩的文字游戏,老童的画也隐隐约约透着这种暧昧。那些缺了耳朵少了眉毛的姣好女子们,或欲说还羞,或晦涩缠绵,或暗怀情愫。把个温情暖色的画面弄得千徊百转,曲终人不尽。许多评论家从哲学的意义对老童的画都有很到位的评价。这里就不多说他的画。说说老童的人。

  我把画家的状态分为四类,一是架(画架)上是神,架下也是神(这种叫大师)。二是架上是神,架下是人(这种是艺术家)。三是架上是人,架下是神(这种是“二”)。四是架上是人,架下也是人(这是工匠)。在我看来老童应该算是第二类。除了画画,老童最爱干的事就是唱歌和喝酒了。就像有的画家是“圈儿里”写文章写得最好的一样,老童是我见过的画家唱歌唱得“最好”的,一进歌厅老童的岁数像是模糊了,从邓丽君开始到“70后”许巍,从周杰伦到梁静茹,老童一一点过,眯着眼睛扯着嗓子,柔情似水,无比投入,这时你会觉得他跟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情投意合。可一喝酒,他又像变了个人,跟所有的酒和人有仇似的,不喝个一醉方休你死我活决不下战场,他的腰上日夜别着一个昂贵的胰岛素注射器,边喝边往里加药。有时你真不知他加的是“春药”还是“补酒”。这两种状态让我联想到很多古词其中的两句,一是醉里挑灯看剑。一是琵琶弦上说相思,又愤青又小资。

  评论家杨卫说过童振刚是个心里有江湖有情怀有家国的人,这点我很赞同,一个艺术家是应该有大的情怀有悲悯之心(悲是慈悲,悯是指对人世中苦难或快乐的人不轻视而是感同身受),这样他的作品才能被人们所接受所喜爱。一个关注社会关注大众的艺术家,他的艺术作品才能够创新才能够传承。有人认为当代艺术走进瓶颈,那是因为很多艺术家被别人带着玩“游戏”,庄家不玩了,就陷入尴尬,就没有了方向,就危机四伏,老童的系列作品“不妥协状态”其实代表了他独特的心声。很多人正是被老童的个性和社会责任感所感染才关注他的。

  幸福与否其实是个很伪的命题。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幸福是永久的。就像老童画里的人物,满足里总有些怀疑。怀疑里总有些希冀。笑中有些尴尬。苦中有些诙谐,一切的感觉只看当下状态。老童有很多梦,在他的画里都有表现都很幸福,都很“虫二”。可老童当下的“幸福指数”很低,他刚被拆迁,他需要调整血糖,需要珍惜一把脆弱的老骨头。早点找个伴,也要多学几首新歌。架上做神的时候做得更到位,架下做人的时候更开心

  童振刚个人简介

  创意照

  童振刚,1959年出生于新疆克拉玛依市,祖籍吉林人。

  早年当过知青、油田采油工、钻井工、仪表工。1980年开始学习书法篆刻,师从萧娴、林散之先生。曾获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篆刻作品二等奖。

  1986年至1990年,先后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就读。

  1992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第一次个展,迄今已在30多个国家举办个展60多次、联展100多次。期间多次参加艺术品拍卖和大型慈善公益活动,作品深得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以及知名私人收藏家的青睐。2013年作品《东方神韵》长卷入选奥林匹克宣言。2009-2013年被凤凰卫视、雅昌艺术网、当代艺术杂志、库艺术杂志、艺术于投资杂志、艺术视野杂志、中国艺术报道等媒体联合评为中国当代艺术最具学术价值及年度最受关注的艺术家。

  1996年至2001年,受邀赴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德国讲学和交流展览,并在巴黎集中创作了一批石版画。此后主要在北京从事艺术活动和创作,涵盖书法、篆刻、水墨、油画、版画、陶瓷、色粉画、雕塑、装置等多种门类,

  童振刚的当代水墨最为业内称道,主要作品有《花房》、《轮回》、《后台》、《夜宴》、《无恙》、《纸上江山》、《心经》等系列。在长达近三十年的摸索实践中,童振刚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现代都市女性人物形象,同时也表现出不囿于传统规范甚至不受媒质局限的独特而鲜明的艺术特色,而在从2011年开始创作的《心经》系列,更是将书法、绘画、造像融为自然和谐的一体,彰显了他水墨创作的成熟和开始注重反观内心的新诉求。

  童振刚的油画作品主要有《想象幸福》、《自娱自乐》、《闲聊淡侃》等系列,笔法细腻平滑、造型幽默生动、色彩纯净亮丽、神情憨直喜庆,读来尤其赏心悦目,既表达了对当下人们无聊和无奈的生存状态的准确把握,也传递了对美好的理解和向往。

  童振刚的雕塑主要是《不合作状态》和《不稳定因素》系列。《不合作状态》塑造出神态各异的顽主形象,伫立于都市林立高楼间,构成一幅别样的景致。作品注重材料的选择使用和明暗关系以及凸凹尺度的把握,极具立体感。

  童振刚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从传统向现当代转型最为成功的代表之一。他厚实的传统书法,篆刻和笔墨功底,一直沉潜于他不断蜕变的艺术样式之中,并支撑他的绘画在图式的激进演变中仍然内涵着劲健的笔墨风骨;同时,他对中国书法和汉字的解构性创造和应用,又让书法和汉字获得当代图式的精神磁化,成为极富文化原创与内生能量的中国表达。汉字作为童振刚艺术语言的基本元素,始终贯穿于他的创作,这使得他成为为数不多的坚持从汉字获取精神与形式灵感的当代艺术家,从而确立其中国本土原创当代艺术家的历史地位。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童振刚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